所在位置: 工傷賠償法律網 > 工傷案例 > 案例評析 > 正文
職工異地探親返回途中發生交通事故死亡,是否屬于工傷?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06-01 21:43:00 瀏覽量:

要點提示:

職工異地探親返回單位宿舍途中遭受交通事故傷害,應當以是否以上班為目的、是否是合理的上班途中以及是否是由“父母、配偶、子女居住地”返回“工作地”等因素綜合分析,充分考量《工傷保險條例》的立法精神與本意,才能判斷并認定是否構成工傷。


案件評析:《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的規定,職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機動車事故傷害的應當認定為工傷。而何為“上下班途中”,《工傷保險條例》并沒有作出更具體的解釋,引發不少爭議。此類案件的處理,判斷是否屬于上班途中,時間、路線、目的三大因素在對于“上下班途中”的認定缺一不可,一般從以下三個方面來判斷:


(一)時間因素。“上下班途中”應該是在一個合理的時間范圍內,根據職工上下班路程的遠近,使用交通工具的不同,綜合考慮交通狀況、天氣情況、行使安全等因素,合理裁量的一段理性的上下班時間范疇。在理解時間因素時,要正確把握上下班時間和行程時間兩個要素,上下班時間是指正常工作或加班加點的開始和結束時間,行程時間是指按照職工選擇的行程路線和交通工具,從單位到日常住處所需要的合理時間。本案賴永輝提前一天從信宜市出發回云浮,實則是在為第二天的上班做準備,而并非限制在直接的上下班路程中,如仍以“上下班途中”論,未免將上班途中的時間跨度設置得過寬,不符合上下班時間和行程時間兩個要素。而且,在寬泛的時間范圍內,勞動者事故發生的概率亦會有所增加,用人單位的用工風險亦會變大,這也不利于平衡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之間的利益關系。


(二)路線因素。對“上下班途中”的理解應當全面準確,不能僅從字面意思進行理解,“上下班途中”原則上是指職工為上下班而往返于住處和工作單位之間的路途之中,這里所說的路線應該是上下班的合理路線,而不是必經路線,合理路線可以是地面路線、地下路線(地鐵、過江隧道等)或者高空路線(高架橋等),因不同的勞動者考慮的主要因素不同,只要勞動者選擇的路線符合行使便捷、費用較低、安全性好等一項標準,就可以認為是合理路線;勞動者的住所地或者上班場所可以有兩處以上,也可以有兩個不同的方向,無論選擇哪處或者哪個方向,只要是以上下班為目的都可以認為是合理路線,但認定“合理方向”的標準應予以限制。如本案中,賴永輝從130多公里之外的信宜市回到云浮市鎮安鎮上班,雖為第二天上班之所必經,但其直接方向并非上班,而是回到鎮安鎮的單位宿舍,其要在單位宿舍住宿一晚,11月18日上午再正式上班,雖然賴永輝的宿舍也是在工作單位的大院內,但畢竟這不同于直接到工作崗位上班,即賴永輝回到單位宿舍阻斷了其從信宜市到工作崗位上班之間的上下班關系。如果依據這樣的間接聯系而認定賴永輝為工傷,則必將導致對于上述方向選擇的標準無限擴大。從立法技術上看,對直接關系比較容易框定和限制,但對于紛繁復雜的間接關系卻不容易框定,所以,《工傷保險條例》對于“上下班途中”的擴大解釋也應以直接聯系為宜。


(三)目的因素。即職工選擇的路線是以上下班或者從事上下班所必需的工作為直接目的,當然這之中包括了對勞動者行使目的合理性的司法審查,如果職工在上下班途中從事了其他活動,該活動是職工日常生活必需的、合理的要求,且在合理時間內未改變以“上下班”為目的,也應當認定為“上下班途中”,相反,如果職工改變了這個目的,即使在合理的時間、合理的路線,也不能認定其為“上下班途中”。職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機動車事故傷害的,應當認定為工傷。雖然,該條例并未對“上下班途中”的時間、路線作詳細規定,但其中包含了上下班行為的明確目的性,該目的性的確認,是適用上述規定的關鍵。本案中,根據查明事實可以認定,沒有充足證據證明賴永輝當日外出行為明顯具有上班行為的明確目的,不符合上述條款中規定的“上下班途中”的工傷認定條件。


綜上所述,時間、路線、目的三大因素在對于“上下班途中”的認定缺一不可。本案賴永輝的工作地點是云浮市云安縣鎮安專職消防隊,居住地點是云浮市云安縣鎮安鎮派出所的宿舍,賴永輝于2015年11月16日下午至18日上午8:30分休假期間返回信宜市探親,在休假即將結束的前一天早上返回云浮,準備第二天上班,不符合時間、路線、目的三大因素,故該返程路線并非其上班的合理路線,該時間也非其上班的合理時間,因此不屬于《工傷保險條例》中規定的上下班途中。其只能通過責任保險或者商業保險在交通事故的責任范疇內獲得相應的賠償,而不能通過工傷保險獲得賠償。


本案啟示:

工傷保險條例》雖然較修訂前放寬了上下班機動車交通事故傷害認定為工傷的標準,《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也對“上下班途中”作了擴大解釋,但法定的工傷條件無論列舉得多么具體,也不可能完全與現實生活中的具體傷害情形相吻合,類似的判決在實踐中爭議確實比較大,同案不同判的情形也確實存在。我們應從保障工傷事故受害者利益,分散用人單位風險的角度出發,結合的時間、路線、目的等因素,來理解《工傷保險條例》的“上下班途中”,正確適用法律規定。就本案而言,從客觀實際講,賴永輝從信宜市其母親和小兒子居住地出發,其基本目標首先是返回云浮市工作單位居住的宿舍然后第二天才是去上班,這是客觀過程也是最基本現實體現,如果依據這樣的間接聯系而認定賴永輝為工傷,則必將導致對于上下班路線方向選擇的標準無限擴大,將此段返回路程也稱是在上下班途中,既不符合客觀也不符合該法規條文要義內涵,同時亦不符合該法規規定的事故傷害情形。




本文地址:http://www.kqnmlu.icu/pingxi/9670.html
上一篇:下班后因中暑昏迷,算工傷嗎?
下一篇:職工自行駕車前往醫院進行治療,48小時之內死亡,是否屬于工傷?
买挂被骗7000 山东11选5投注技巧 11选5任三神号配组 河北体彩11选五怎么玩 2013急速赛车 排列三最简单选号方法 今日大盘上证指数走势 北京快三和值口诀技巧 10万股票可以融资 10分快3什么软件可以玩2 排列七中奖号码分析表 天津11选5奖金 吉林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 sizzler时时乐西餐厅怎么样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 河南快三每日号码推荐 鼎配资